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2.蕃骑横出山
    瞬间,白草军防线的木栅前,横下了一大批淮西骡兵的尸身,还有不少人坠落背下,身中僚弩射出的毒箭,痛苦而徒劳地拔除着,好像这样就可以不让他们的血沾染剧毒似的。

    “不要出栅砍首级,举起长?来!”

    呼喝声里,高固带着第二阵梯队的士兵到来,和所有弩队士兵一起,举起探出了长?,根根闪着芒尖,架在木栅缺口之上。

    果然安华迅速收拢了伤亡惨重的第一阵骡军队伍,继续向木栅进行猛扑,他们有的骑在骡背,有的徒步冲锋,扬起手里的武器,和白草军隔着弯弯曲曲的木栅格战着,左中右三段长长的木栅处,长杆武器互相搏斗的声音震人心胆。

    貔貅战旗下,高岳和杜黄裳见到此情此景,也不由得紧张万分。

    要是让淮西骡子兵突破一处,那整个河曲阵地就会瞬间垮塌,自己和杜长史也只能抱着这面战旗,投菊水而死了。

    高固顶上了。

    那边淮西第二阵的辛景臻也扑过来了,和安华部混杂起来,“往革车那里突啊!”辛景臻冒着箭雨,很娴熟地跳下了骡子,接着和其他同样跃下来的淮西兵,手持短兵奔走,他很敏锐地察觉,白草军中段和左翼间因为时间仓促,只有数辆革车相连,这里应该是个很理想的突破口。

    “贼人登车矣!”这声喊叫响起后,辛景臻手擎着横刀,和十几名淮西兵已经娴熟地爬上了革车。

    几名在此驻防的白草军跃出,先手的一位叫着,将手里的长?猛地对着辛景臻刺出。

    辛景臻闪过,一手抓住了长?,将其霹雳般夺来,另外反手一刀,将那名白草军士兵当胸的扎甲给劈开了,热乎乎的血化为道红虹,溅到他的脸颊上,而后他大喊声,把夺来的?反过来握住,飞掷而出,另外名猝不及防的白草军士兵当即胸膛中?,横倒革车轼上,又翻落坠车。

    其余淮西兵也跟着涌上,砍杀了其余几名往后退缩的白草军士兵。

    辛景臻用手抹拉下目眦上的血,大喊声拿弓来,从同伴那里接过来后,蹲在车上大开大合,又将靠近过来的几名白草军士兵接连给射翻,“白草军败矣!”辛景臻大呼大叫着。

    接着整个河曲口的木栅处,淮西骡子兵发了狂似的,一起喊着“白草军败矣”,争先恐后地攀爬着木栅,舍命往里面攻击,仿佛胜利就在眼前。

    稍远处,黄伞盖下的李希烈,听到这喊叫,哈哈大笑,“土鸡瓦犬,不堪一击。”

    接着他将手往前一挥,“步军跟上。”

    呜呜呜呜的号角声里,淮西的步卒们列成数个大阵,齐齐迈动脚步,追随着黄伞盖前行的方向,往河曲处前进。

    “不准退,把那几辆革车给夺回来!”意识到危险的高固,亲自指挥数十人,向着辛景臻杀来。

    高固旁侧,跟着十来名弩手,徐徐跟进,更迭发射弩箭,要将辛景臻给压制住。

    “怕什么,我来引弓。”横飞的弩箭当间,占据革车的辛景臻毫无惧色,还在呼喝着同伴给自己递箭,不断对着逼靠过来的白草军拉弦。

    他身后,更多的淮西骡兵靠过来,也往革车上攀登,准备扩大战果。

    忽然,在他眼皮下的一处矮小的土垣后,冒出个人头来,手里持着根横臂拉满的弩机,槽里搁入根箭矢,“嗡”一声,这发弩箭在空气当中划出道倏忽的轨迹,砰声,钉在辛景臻腹前的木轼上。

    “x的。”辛景臻微微起身,怒骂起来,而后捏住箭羽奋力后拉,箭簇旋转个角度,准备将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给射死。

    谁想,土垣后此刻又立起位来,正是宣润射生将张熙,他手里也握着弩机,张熙猫着腰,先前就盯住了辛景臻,现在于他起身的瞬间,果决扳动弩牙,横臂猛地往前弹动下。

    接着张熙眼前,腾起团血雾——弩箭不偏不倚,贯穿了辛景臻脖子上的动脉。

    “辛将军战死!”

    瞬间这样的喊声,又传遍整个阵地,听到这消息的淮西兵表情不由得变得愕然和惊恐。

    “咔擦”,一名淮西兵被高固的长柄刀横切过去,当即命陨。

    另外名企图将辛景臻尸身给拖回去的淮西兵,尖叫声,转身就要跳下革车。

    刀光一闪,高固前臂压低,竖着将陌刀劈下,那淮西兵脱逃不及,兜鍪被劈成两瓣,尸身还保持着前跃的姿态,扑腾落到了车下。

    “啊!”革车下的淮西兵惊骇地呼啦啦往后退着。

    立在革车上的高固斜睨着,看到辛景臻中箭的尸体,用陌刀尖搁在车板上,接着迅捷一拉,将辛的脑袋切下,而后揪住发髻提在手里,迎着血雨腥风,大呼到:“白草覆菜,蔡州寇败矣!”

    “白草覆菜,蔡州寇败矣!”的喊声,瞬间一声跟着一声,传到了李希烈的耳朵中。

    而后他见到己方的骡子兵,在很大的烟尘里,衣甲不整地往后跑,“安华和辛景臻败了?”李希烈大惊失色。

    不久,骡军兵马使安华狼狈地驰到他的面前,“辛景臻冒进,中箭死了。”

    “你也给我冒进去!”李希烈大怒,一鞭子抽在安华的脑袋上。

    “给我回去继续冲啊!”安华尖叫起来,等到第二鞭和第三鞭火辣辣地打在他的脖子和背脊上后,他回转了骡头。

    黄伞盖下,李希烈左右挥动鞭子,驱动着牙兵们,“给我全压上去,不然全得死在这里。”

    “楚王......后方......”

    李希烈恼怒而绝望地回头。

    他后面数里方向的丘陵,出现无数军旗,和成千上万的军队,是贾耽和樊泽,他们追上来了。

    “不用管,直攻当面之敌。”李希烈又将头给扭过来。

    此刻,石涧山方向杀声大作——刚准备在此迂回渡过菊水的蒋怀珍部千余假子兵,突然遭到袭击——预先埋伏于石涧山的白草军七百蕃骑,在明怀义统领下,猛然杀出,横着切入蒋怀珍部,瞬间将其割为两段。

    白草军骑兵都是娴熟骑术的城傍子弟,远者弓射,近者用铜殳、连枷猛砸,锐不可当,一个接着一个把李希烈的假子兵给射落砸落骡下。

    这时候,骡子军的底子就暴露出来:他们本质上还是群骑在骡子上机动的步兵,在和蕃骑接战时,颓势尽显。

    蒋怀珍不敢恋战,带着后部四散奔逃,彻底溃败。

    明怀义留百余骑兵,黏在蒋怀珍后,追驰发箭。

    其他的白草军蕃骑,将李希烈假子军被断开的前部给围住,尽情攻杀。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