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9.让二又追三
    说完,公主自檐子当中,取出幅画轴来,说本来想和炼师一起参详修改的,可恰好遇到你,就直接馈赠好了。

    高岳便伸手去接:“请公主放心,岳必定珍藏。”

    唐安笑起来,就问到听闻少尹随后要入三川行营为左司马,主持上津道转运,不胜欣喜感怀,又闻少尹先前于漫川关取得大胜,阿父都在阁子里喜形于色来着,不知漫川关是个什么模样?

    高岳就回答说:“漫川者,取关隘四周山川漫漫之风貌。”

    “那一定很雄浑了。”

    “正是,景色壮大,不减西陲北疆。”

    公主心中微微叹口气,想到此后要是可以去看看就好了。

    “少尹,此后多多保重,我唐江山希冀诸位扶持。”然后她轻轻挥手,向高岳道别,把帷子给放了下来。

    楼院的那所阁子当中,皇帝是单独接见高岳的,很谨慎地试探着对方的口风道:“合川郡王先前请王?匚??荽淌罚?怨庀任?笾荽淌罚?硕?萁允切嗽??闹е菘ぃ?砺凵嫌κ芨咔湎街疲?赏酢⒄跃镁?吵。?世?詈瘢?质呛洗ǹね跚兹诵母梗?薜P母咔湫惺虏荒芸煲狻!?br />
    高岳一听,皇帝实则对他传达这样的讯息:

    高三啊高三,你看看朕对你们奉天元从党也算够意思吧!你和韦皋窜升得多快呀,不过李晟权力膨胀得更快,你得替朕想想办法,不然你行事不能快意,朕此后行事也不得自专。

    这皇帝是要小小挑拨下我和李晟的关系?

    不过也无妨,李晟我要结盟,可皇帝我也要拉拢的,朝堂势力越均衡越好,方便我更快捷地在各边下砝码,持续进步。

    高岳想了想,说陛下可“让二追三”。

    “请益。”皇帝有些不太明白,便让高岳再次详细地谈谈这个“让二追三”。

    “陛下不是已留河东马仆射为一闲手了吗?”这时高岳先意味深长地提到马燧。

    皇帝当即会意,心中想高三果然聪明,知道朕先前在组建三川、三南行营时,又让崔宁、段秀实、李晟光复京师,却独独不提马燧,当然是有深意的。

    这个策略是他和陆贽、郑?事前商量出来的,看来并不能瞒过高岳。

    “让二,陛下先让卢杞(罢黜卢杞为凤州司马),又让张延赏(欲让张延赏为相而不得,妥协下来让大臣们共同推举的萧复为相);但可追三,哪三?一是河东马燧,二是出合川郡王去西川,三是......”

    说到“三”时,高岳面露犹豫的模样,满是难以启齿的表情。

    皇帝稍微环视四下,便请高岳详细谈谈,让李晟去西川是什么门道。

    “如今合川郡王为神策行营都统,如京师光复后出镇西川,一来可牵制西蕃,二来也方便陛下复建神策军啊!”

    这话一说,皇帝就醒悟过来。

    他刚刚继位时,曾成功让白志贞自神策军王驾鹤那里夺得兵权;而现在若让李晟在京师光复后继续把持神策军,这可真的不是件好事。

    所以李晟去西川后,恰好可腾笼换鸟,重新组织起完全忠于自己的神策军。

    “如何处事?”皇帝想要听具体的做法。

    高岳就建议皇帝,以后不妨组建两个神策军大营,以取代原本零散于西北各地的行营。

    “两个大营。”

    “一为奉天大营,或曰神策右行营,可五万人,为泾原、凤翔、山南西、灵武诸军后拒,主要应对西蕃,伺机光复河陇;一为汴州大营,或曰神策左行营,可三四万人,为汴宋、徐泗濠、山南东道、河阳等诸军后拒,主要监视河朔、东南、江淮、淄青各方镇,保护漕运。此外,陛下可于京城内组建三万新军,取代原本神策团结(此次长武师变,畿内的神策团结表现不佳,忠诚尤其有问题),称“后殿子弟”,此军内可镇守京师,外可配合神策左右行营,征讨四方——神策左右大行营,再加后殿子弟军,共十二万众,立军资库、军器监,是为天子六军武备俱全,逆贼不敢觊觎神器也。”

    “那么如何供军?”李适现在对全天下的财赋就靠着一条漕河的情况,是完全怕了,一旦这条漕河断了,整个帝国就立刻陷于休克状态。

    高岳就用手在地板上为皇帝指画:

    前杨炎为相时,推两税法,将天下财赋分为三品,即上供、留使和留州,那么上供部分,陛下不必再全行汴宋一条漕河,而是可行三条漕河路线。

    一条,淮南、宣润的财赋,继续走汴宋,留下相当部分供神策左行营;

    二条,荆南、湖南、桂管、岭南、鄂岳、江南等地的米帛财赋,走扬子江(长江),过江陵府、夔府(今重庆东),由夔府转入西汉水(嘉陵江),直抵凤翔,并蜀地财赋,供神策右行营;

    三条,还有条备用漕运路线,即重新开通古秦汉时期的鸿沟线,这条漕河和汴宋运河相比,更加安全,不会被魏博、淄青等割据方镇威胁,可前提是彻底消灭淮西镇。

    皇帝明白了,连连颔首,一旦有三条漕运线,主次分明,互相备用,安全系数果然大了许多。

    “高卿所言,朕已了然于胸,还望勿要将此日之语外泄。”

    接着皇帝又问高岳,那么第三是什么?

    高岳当即顿首,口称臣不敢说。

    李适就说你我间还有什么不可言的!

    “请陛下将合川郡王的女婿张???鑫?V荽淌贰!?br />
    听到这话,李适就皱皱眉,心想李晟先前想要完全控制蜀地和关中的道路,希望让外甥王?匚??荽淌罚?怨庀任?笾荽淌罚?窒肴门?稣???V荽淌罚?藜峋隽粽??谏肀撸?盟??癫克纠芍校?缃窀咴牢?斡旨峋鲆?炖铌傻男脑改兀?br />
    可高岳接下来的话,让皇帝茅塞顿开,“请陛下仿效昔日明皇,亲自于奉天城考试,将随驾元从的七八九品诸官员,分授为山南东西诸州县令,如此臣岳又如何不能为陛下快意行事耶?”

    可以可以,李晟最多也就是让自己的心腹到州一级为刺史,可县一级官员的任免权还在朕手里,只要朕亲自考核,把各州的县令都换成自己人,那么区区几位刺史,上有高岳这位兴元府少尹压着,下有诸位县令掣肘分权,又何能为哉?

    自古以来,大到国家政权,小到一个公司,为什么会分为上层、中层和基层?很简单,就是为了权力的分配和角逐——有时候上层指令中层去压迫基层,有时基层会联合中层反抗上层,而高岳此举,则是上层拉拢基层,来控制中层。

    “请高卿以兴元府诸县县令为先导。”皇帝当即说到。

    意思叫高岳开名单。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