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1.圣主再微操
    当韦皋的使者骑马疾驰过?F山河谷,往良原地带送信时,段秀实、高岳的镇抚军,对良原城的强攻已开始了。

    震耳欲聋的号子声里,段秀实亲自立在营帐所处的高坡上,挥动红旗——镇抚军队兵马齐上阵,立起十三根木柱,埋入土地当中,上设圆木横轴,接着架起?梢,梢端系着皮窝,另外一端系十多条“?索”——每条?索都由两名壮年士兵牵拉,皮窝当中搁上晒硬的泥球。

    段秀实身后,高岳亲自击鼓,每一击鼓便是次齐齐抛射的讯号:十三根?下的士兵统统集体往后跑动,猛然拽动?索,牵动长长的?梢轰然上翘,甩动皮窝里的泥球。

    接着泥球翻动着,在巨大的离心力作用下,呼啸着向良原城的城头砸去。

    这种晒硬的泥球,取材简单,泾川随处可以掘出制造,可威力却不容小觑,硬实的它们在被抛射百步开外后,能量不亚于打磨出来的石丸,将良原城城墙上的战棚、门楼砸得木屑乱飞,摇摇欲坠,又击中夯土的城墙上,是烟尘弥漫,碎土飞溅,削到守城士兵的身躯上,能撕裂他们的甲胄,若是打在脖子上或脸面上,简直就是血肉横飞的残酷景象。

    田希鉴急忙指挥范阳兵,将仓廪里的粮袋取出,塞入草料或麦糠,敷设在女墙或木棚上,来抵消攻城方抛石机造成的损害。

    可这是无济于事的,数轮泥丸齐射后,段秀实又下令,所有简易的独柱抛石机开始射出“霹雳?”,一时间飞?如雨,打得良原城城头上是火光迸射,楼宇燔烧烈烈,范阳兵在烟火当中奔来窜去。

    同时高岳又叫灵台旧县屯田范阳兵轮番上阵,进行“政治喊话”,称“咱们都是幽州的乡里,来到泾原后,高台郎带着咱们营田,家家户户都有别支米吃,还有多余的衣服穿,高台郎对咱们是解衣推食的恩情,就不要跟着田希鉴叛乱下去,没好结局的!”

    朱??的家奴苏玉也被押城下,侯兰用利刃抵住他的后腰,苏玉惶恐下,为了保命,也只能对着城方哭喊说:“田希鉴不过为求一身富贵罢了,实则朱太尉在长安城为陛下车驾殿后,已陷于乱兵之手,不屈殉节了,你等要继承朱太尉的忠烈之心,不可再从贼了。”

    这政治攻势果然不一般,一时间守城方是方寸大乱,士兵的斗志也是迅速消减。

    气得田希鉴暴跳如雷,亲自于马面墙上执剑,杀死两名抵抗不力的将官,又手持弓箭,来射苏玉。

    可田希鉴还没来得及收拾好军心,变故便发生了,良原城内西南角雷声乍起——有段宽十丈余城墙忽然塌陷下来,其上驻守的十余名范阳兵来不及脱身,统统随着墙壁一道坠下,被乱石土块掩埋掉了!

    原来这即是高岳在筑良原城时,有意留下的“命门”。

    从他申请于良原筑城时,朱??就要让心腹田希鉴入驻其间,高岳怎甘心将良原拱手相让?他便指令亲信的直属士兵,在其城墙的西南角掘出四处地穴来,用短木柱支起其上的城墙,地穴隐秘,埋于城下,田希鉴浑然不觉,入口则在于城外,覆盖以砂土、草木。

    攻城开始后,高固便率五十名死士,悄悄钻入到地穴当中,爬到城墙下的短木柱处,举火将其统统焚烧掉。木柱一垮,便带得整段城墙塌陷入地。

    而后高固披双层重铠,自竖穴里和其余死士鱼贯而出,手持长柄陌刀,大呼着“降者免死”,顺着塌毁的城墙冲上良原城的城头,连斩数人,其他范阳兵魂不附体,他们更为擅长在野外实施突骑驰射的战术,这种近战步斗绝非他们所长,便纷纷于高固滴血的刀刃前跪伏下来乞命。

    接着段秀实笃定指挥各面人马,蜂拥突入了城中。

    田希鉴五花大绑,被押送到了营帐前的段秀实前。

    段秀实怒斥他说:“安敢抗拒朝廷的太尉镇抚使?”

    “只知有朱太尉,未知有段太尉。”田希鉴回答说。

    “鼠辈不知死。”

    寻即田希鉴被枭首,高岳则骑马入良原城,取出内里的千余匹丝绢,并带着原本自百里城携来的四千匹丝绢(用食盐向普润、麟游神策军镇交换来的),一并赏赐给田士和蕃兵们,士卒欢呼声震天动地,降服的城内范阳兵也一概被赦免,段秀实持符将他们也编入军中。

    接下来便是北上挺进泾州原本的首府,安定城了。

    这时韦皋的使者也抵达,向段秀实与高岳汇报了凤翔、陇州的消息。

    “不出意外,李楚琳果然杀害了张中郎,谋逆了。”高岳慨叹说,接着就唤来韦驮天,“你速去?F阳一趟,问城武是否能坚守半月,如果能的话,我和段太尉便全平了泾州再去会合他,和李楚琳决战;如不能的话,我便分出三千兵先去帮他。”

    韦驮天领命,撒起脚丫子,卷起阵阵烟土,飞也般地顺着?F山河谷而去,看得韦皋骑马的使者是目瞪口呆。

    而后高岳请示段秀实说:“太尉,岳谋划已定,时不我待,请速进泾州城。”

    “好,即刻开拨。”

    结果这时,又有数骑举着长竿,自东面飞驰而至。

    其中居然有身着彩缯衣衫的霍忠唐,肯定是自奉天城来的。

    霍忠唐汗流满面,下了马后,就对段太尉与高台郎施礼,接着便说:“李怀光、李希烈,还有朱??三贼会合大军,已猛攻奉天城了。”

    高岳和段秀实不语,但心中已有不详预感。

    接下来霍忠唐果然继续说道:“圣主忧奉天城兵力不足,请太尉与台郎领军回还,速速入奉天城救驾。”

    高岳的拳头暗自攥紧,头发竖起,他恨不得当场打人。

    娘的,先平泾原、凤翔、陇州,奉天城自然就会安枕无忧的道理,我都和你李适说八遍了!你明明说好好好,可转眼间就微操了我和段太尉两次,先是叫我不打良原去救凤翔张镒,现在连凤翔都不顾了,要我们回去到奉天救你——奉天城被我营修得那么坚固,城中好歹现在也有四五千人,粮食也是充足的,还有浑?、张光晟、高崇文等勇将坐镇,我离城时都把最贴心的蔡佛奴和郭小凤都留给你了,区区一两万叛军来攻,你怕个什么?

    这时,还是段秀实悠悠开了口。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