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4.唐安又呷醋
    当然“素怀忠烈”的韦皋皇帝也没有忘记,当着众臣的面皇帝指令韦皋为陇州刺史,检校库部司郎中,品秩和高岳并列。

    皇帝同时也给地方上的马燧、李抱真、刘晏、韩?甑燃恿送?秸率碌娜?Γ?蠢?0参人?恰?br />
    如此兵部头司郎中高岳谢恩,并当即承诺事不宜迟,次日即和段太尉一道,出奉天城前往百里新城,并招抚良原、泾州城、临泾诸地的安西北庭行营兵马。

    这时皇帝将高岳召至对面五尺外之处,接着亲手斟了杯酒,递交于他。

    高岳伸出双手,接过酒杯捧住。

    “此庆功酒也!”皇帝对他鼓励道,“待到卿与段太尉凯旋时,当更有任命。高卿切莫嫌弃品秩过低,只因朕不想卿出台省,希冀你以郎中身份,与朕腹心相交也。”

    “臣岳敢不效死?此去泾原,前路凶险,陛下在此凡事可多多咨询颜太师、萧吏尚、萧兵尚,浑、张二金吾等忠臣良将,那样臣死且不朽!”

    听到这话,在场的颜真卿、萧昕、段秀实等大臣都微微点头,赞许高岳的忠直。

    说完,高岳捧起酒水,一饮而尽,接着耳朵和眼圈都红了起来。

    李适更是控制不住,洒下泪水,突然将手伸出来。

    高岳只觉得后背一热:皇帝的手,抚摸在他的背上,“爱卿切不可轻言生死,等到功毕后,当回京和卿一起共图大业。”

    后面王贵妃和义阳等无不掩面落泪,被这生死离别的场面所感动。

    只有唐安满脸复杂的表情。

    虽然卢杞、白志贞、赵赞和关播这所谓的“四奸”被贬,可高岳心中看得清楚,皇帝还想要庇护着他们。

    果然在钟楼大堂会议结束后,皇帝即刻在楼后的行在宅第里,将姜公辅、陆贽等翰林学士召集起来,又开始秘密磋商。

    卫次公作为新晋,也参与其中。

    他当然算是高岳的耳目。

    虽然甄选翰林学士的标准,最重要的一项是“清白无党”,可如今播迁途中,皇帝为了招揽人才,也顾不得那么多:何况陆贽这样的也不算是无党,他和中书侍郎、凤翔尹张镒的关系就很密切。

    高岳的宅第和皇帝的隔了只有两道墙,他归宅后就想要收拾行装,准备赶赴百里新城。

    结果刚走到门廊下,就见到宇文碎金小娘子跪坐在蒲团上,见到高岳来到,又是害羞又是温顺,急忙起身要来侍奉高岳。

    高岳也有些窘。

    “贵妃娘娘说,高郎君在这奉天城内也没有女眷侍巾栉,便由贵妃作主,让妾身......”碎金解释说,说着说着耳轮都赤红起来。

    接着看到高岳的表情,碎金又赶紧说道:“郎君放心,妾身已除去隶名,是以宫中女史的身份被放出,配于郎君,请郎君勿要嫌弃!”

    高岳想了想,便坐在板廊阶上,接着低声询问碎金:“你先前的夫君呢?”

    因为这一两天内,京城里陆陆续续又有大臣逃出,前来投奔奉天城,其中武将有吕希倩等,还有郭暧与升平公主,郭子仪女婿吴仲孺,连女儿星星都来了。

    可是没有黎逢的消息。

    碎金便哀怨地对高岳说:黎逢先前已休弃了她,自己死去父亲的宅第也被他霸占了,而今按照他的秉性,不管是主动还是被胁迫,多半已投靠乱党附逆了。

    说着碎金眼泪再度涌出:“妾身知道自己已是再嫁之人,贱污如泥,何敢求郎君怜爱,只求能著青衣,侍奉郎君家宅,行治饭食、煎茶、织补、洒扫事便千欣万喜了!”

    “碎金小娘子......”高岳欲言又止,他一度冲动,想要告诉她宇文?死的真相,完全是卢杞一手陷害的,可他随即又觉得,说出来又能如何呢?复仇嘛,碎金又如何能做得到,再说将她父亲交付京兆府杖杀,也是当今皇帝下达的敕令,碎金遇人不淑,后又失父,遭没入掖庭的待遇,如今又在这兵乱里颠沛流离,所幸此时否极泰来,让她能遇到我。

    在这个世道里好好活下去,这才是碎金小娘子而今最大的心愿啊!

    “小娘子以前是九品校书郎正妻,若为高三之妾,未免大有辱没。请暂且居于鄙宅,等到时机合适,必为小娘子再寻佳偶——请小娘子对岳放心,绝不会让小娘子再受屈的。”最终,高岳微笑着对碎金说出这席话来。

    碎金立刻在泪容中笑靥如花,接着她擦擦泪水,感激对高岳说:“如此多谢郎君,碎金明白,在郎君宅院里只能侍奉洒扫之事......”

    听到这话高岳有些愕然,虽然他内心也不觉得什么,毕竟出发点就是收留碎金,并且回百里城后还要向云韶解释报备下,可碎金这话还是有些没头没脑的。

    直到碎金指了指宅堂上屏风后,高岳方猛然惊醒。

    唉,奉天城毕竟狭小,所以薛瑶英入城后,也只能居住在自己的宅第当中。

    “炼师安好?”接着高岳毕恭毕敬地坐在屏风前。

    薛瑶英在屏风后:“安好,叨扰逸崧了。”

    “炼师与小娘子放心,岳今日入外城营,和韬奋棚的棚友住宿在一起。”高岳心想,虽然我唐的道姑很多都是高级交际花,可薛瑶英因先前是元载的小妾,故而身份带着些许政治色彩,必须得保全她的清誉,这也是为自己好。

    这下轮到碎金惊讶,她一直以为薛炼师是高岳的“那个”,毕竟青春貌美的道姑当名士的外宅妇也是屡见不鲜的。

    “这是我的阿师,还请小娘子照顾。”背着行李出门的高岳,对碎金请托道。

    “屈郎君,以后唤我碎金就行。”

    “好亲热!”还没等碎金说完,高岳的身后就响起了唐安愤怒的声音。

    高岳回头望去,一巷之隔的宅门前,唐安著锦绣礼衣,依旧垂着发鬟,眉心上贴着花黄,眼神生气地盯住自己。

    吓得碎金急忙拜下,而后就缩回到宅中。

    原来唐安和她母亲等所有皇室女眷,就暂时住在高岳对面的宅第中。

    “刚刚收了位美姬,居然不加消受,这是要去哪呢?”唐安语带讥诮。

    高岳便直接对她说,皇帝和贵妃将碎金除去隶名,外放给他为妾室,可他却拒绝了,可转念又想,碎金现在无依无靠,便让她居于我宅里,再加上还有位女炼师友人,为避嫌才去外城营中的。

    “说这么多,还不是因你是只妇家狗,不敢吧?”唐安心知误会了高岳,心中虽喜,可嘴上还不饶人。

    面对唐安的嘲讽,高岳笑起来,反唇相讥:“公主说什么消受美人恩,敢问公主又知如何消受否?”

    一句话,顿时说得唐安羞红了脸,是气急败坏。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