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0.怒掷敕牒文
    高岳这才想起来,这高崇文好像是不识字的。

    于是他接过信件,便说是陛下送来的。

    四周众人无不肃然聆听。

    “糟糕了,河朔官军在连箧山遭到惨败......”

    原来三个月前,李怀光奉命领军赶赴河朔作战,可他的部众要先发资装费才愿进军,李怀光感到为难,就去找观军容使翟文秀和判官高郢商议。

    高郢也觉得这样就出发根本不行,?宁长武城的朔方兵平日里就挺艰难的,很多人觉得此次出征,起码得打一年的仗才能回来,总得发几贯钱的资装费留给妻儿过活吧!如果连资装费都不发,怎么能安心出征,又如何能打胜仗?

    可监军宦官翟文秀却声色俱厉,催促李怀光进军,翟因先前被陛下杖责时李怀光不出手相救而心生怨恨,如今拿着诏令,百般呵斥,称入夏后东南的两税钱就至,到时再补给士兵不迟。

    最终李怀光也只能出兵,一万五千长武军士兵在怨愤沸腾里向西进发。

    结果到了三原,阳惠元、张巨济的四千神策军兵前来与其会师,两支队伍一会合,差距就非常明显:长武军各个衣甲陈旧,人马食不果腹,如同灰色牲口;而神策军则外披精甲,内衬锦绣,腰上悬着盐袋、药袋,驮马上负着累累的行李,里面都是钱、布帛、盐等好东西,是神气活现。

    长武军的怨恨便更大!

    “听说这群神策兵平日里的衣粮赐予就是咱们的三倍,过长安城时天子还亲自御楼检阅,加倍赏赐,呸!战场上还指望咱们冒白刃箭矢,搏战流血吗?”

    “谁有钱,谁卖命去吧!”

    结果走到蒲津,准备过黄河入河中时,长武军就哗变了,不肯往前走。

    闹大后,朝廷急忙派汴西转运使崔纵为粮料使,紧急周旋,补充了批粮食给李怀光的长武军,对方才继续开拨进发。

    而后李怀光领军到了魏州地界,粮食又吃光了,士兵们饿着肚子,这时马燧、李抱真率部来迎,而对面双箧山上的朱滔、王武俊和田悦联军见状,则急忙出军来战。

    原本诸官军列阵已打退了叛军,可李怀光的长武军见河朔叛军营垒里辎重、牲口颇多,各个都发了疯般冲上去抢夺,李怀光呵斥不住,导致阵型大乱。

    李怀光害怕,就让马燧、李抱真领军策应,马燧私下却对心腹大将说:“我自去年出太原,与魏博叛军大小数十战,才将田悦困在魏府。李怀光刚到,如就让他成就收尾的大功,我心不甘!”

    于是马燧按兵不动。

    李抱真也逡巡不前。

    而这时叛党方的王武俊捕捉战机,领二千突骑横冲李怀光的军阵,田悦也领七百魏博牙兵持棹刀返身突战,朱滔继而其后,三面夹攻——李怀光大败,长武军死者千余,倒毙在永济渠御河的人马尸体堆积如山。

    归营后,李怀光怒斥马燧、李抱真见死不救。

    马燧又心虚害怕起来,因他儿子马畅的事,这段时间分分钟都在担心皇帝会问责,故而面对李怀光的发飙,沉默不语。

    可李抱真却暗地送信给已前往易州增援张孝忠的李晟,李晟也不是省油的灯,便送给朝廷封密奏,里面称“李怀光的长武军毫无军纪,临阵忙着劫夺叛军辎重,才导致阵乱惨败。”

    其实长武军和李怀光是冤枉的,半饿着肚子,没有赏赐,千里而来,如此状态下怎能保持纪律,不去争抢敌人辎重?(不抢自己人算是好的)

    就在官军吵作一团时,田悦又派人将决开永济渠堤坝,使其灌入官军营地后的王莽河中,官军营地粮道被淹,平地积水三尺,战马死亡不计其数。

    最后还是马燧写信给朱滔,因他俩有亲,心中马燧称朱滔为表侄,求双方罢战,放他、李抱真和李怀光回去,回去后他们必会面奏天子,赦免你们,而我们走后,“河北道全地,任五郎(朱滔为五郎)尽取。”

    朱滔一时心软,将马燧等人放走,王武俊不从,遂与朱滔爆发激烈争吵,一怒下领兵回了真定府。

    诸路官军逃出生天后,败退到魏县,才发觉当初会师十万征讨河朔,如今减员近半,辎重几乎全毁,昔日的飞龙骑脸,却打出个醒目的“GG”。

    马燧无奈下,又请求李晟南下,以恢复阵线。

    可李晟却一下子“重病在床”,他的部伍也都停在易州,不能南下。

    接着就是全面崩盘:马燧退回太原,李抱真停在临?巢垢???罨彻庠蛞宦吠嘶氐胶又械慕?㈢?⒋取②羲闹荩??旁购奕ヌ蛏丝诹恕?br />
    皇帝震怒,说要彻查责任。

    此时李希烈叛乱,汝州失陷的消息传来,皇帝又要从泾原和凤翔抽兵,并拜左龙武大将军哥舒曜(哥舒翰之子)为东都、汝州招讨使,让他赶赴都畿道去镇压李希烈(皇帝还不知道李希烈主力已往武关前进),这时长安城中尚有战斗力的禁军已被抽调一空。

    所以皇帝想到奉天城,便让高崇文筑城的两千神策军,也赶赴东都一带,加入哥舒曜的招讨行营。

    “完了,完了......”从递铺那里了解到前因后果的高岳,手持信件的他,后背全是汗水,“这真的是以薪救火,却让火越烧越烈!”接着他望望奉天城高大的城堞,不由得心中慨叹,得亏我早有预见,在此筑城,“陛下啊,你看看臣高岳给你修的城池,到时候你肯定会非常满意的!”

    结果还没等他说出什么来,只见城外的道路上灰尘大作,又有几名递铺策马飞奔而至,带着的还是皇帝十万火急的诏令。

    皇帝的微操果然了得,前一封刚送到,后一封就接踵而至,和我曾经在现代点鼠标差不多。

    高岳只得又拆开,内里皇帝称,以朕对战局的洞察,安排又有变化:

    光是哥舒曜一个行营,去和骁勇善战的李希烈打仗是肯定不够的,朕决定任命舒王为扬州大都督及荆、襄、沔、鄂、江南西道节度使、诸军行营兵马都元帅,组成个大大的幕府,以兵部侍郎萧复(延光公主亡夫萧升的从兄)为幕府长史,以湖南观察使崔宽为左司马,以金部郎中樊泽为右司马,哥舒曜和李勉为左右厢都统,刑部员外郎刘从一为幕府判官,荆南节度使曹王皋为前军兵马使,山南西道节度使贾耽为中军兵马使,江南西道节度使张伯仪为后军兵马使,又让金吾大将军浑?为中军都虞侯,你看这样的阵势雄壮否,人才济济否?

    当然,舒王在朕面前极力推举你。

    所以朕命高崇文为舒王幕府的都押衙,至于高三你则以工部员外郎任幕府掌书记,现在你俩就带着所有部伍,自奉天城出发,朕在长安望春楼等着检阅你们。

    “去!”高岳掼起胳膊,不由自主地将诏书掷在地上。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