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3.惟岳求旌节
    “那这个魏字?”众人纷纷问到。

    “父亲意思是若朝廷不准,便可请魏博田悦主持公道。”李惟岳脸色苍白,声嘶力竭。

    在场李宝臣全族,包括成德军的众将,无不哗然。

    原本成德军虽然割据,可大部分人内心还是认同朝廷的,而一旦与田悦勾连,那便等同于叛变。

    这时候李惟岳额头上满是汗珠,眼珠环视四周,看到帷幕后,他的家奴王他奴正对自己不断使眼色,意思是要自己当机立断。

    “不准犹豫,谁胆敢犹豫,岂不见张彭老、辛忠义的下场乎?”李惟岳嗓音在激动下无比尖利,握着剑柄起身,恫吓诸位。

    谁想到众人哭得更凶,将李惟岳跺脚乱喊都给淹没掉了。

    这时几名牙兵拖着吓得瘫软的阴阳先生入堂,李惟岳大喊声,用剑劈倒了这位倒霉的阴阳先生,可他在恐惧下并没斩中要害——那阴阳先生浑身是血,侧躺在地板上抽搐着,手抓着李惟岳的剑刃,像条濒死的鱼。

    “你们不要再胡乱哭喊了!”李惟岳再次尖叫不已,一剑又一剑,斫砍着那阴阳先生,一连斩了八剑,直到那阴阳先生再也动弹不了后,众人因惊惧才慢慢停止哭泣。

    接着李惟岳侧着脑袋,眼神发直,用滴血的剑尖指着他的庶兄李惟诚,“阿兄可去淄青方镇的郓城处,请平卢军也来与我等结盟。”

    李惟诚的妹妹,是李正己之子李纳的妻子。

    看着凶神恶煞的弟弟,李惟诚浑身?b栗,不敢违抗。

    接着李惟岳又对弟弟李惟简说,要他携军府里的钱帛,去赏赐各处的将士们,稳固军心。

    这时张孝节伏在堂阶下,李惟岳走出来看着他,“从事,你兄长还在易州?”

    “阿兄留驻易州,替司马(这会李惟岳尚只是成德军行军司马)您镇守北面,防备幽州朱滔的偷袭。”

    张孝节解释完,摁在地面上的双手,止不住地抖动。

    因为他清清楚楚看到,李惟岳的手中,还提着那把染血的剑,堂上那位被砍得血肉模糊的阴阳先生尸体,尚横在那里。

    “姨夫辛苦......”最后李惟岳缓缓说道,果然没再追究此事。

    张孝忠娶得是李宝臣妻子的妹妹,故而李惟岳唤他为姨夫。

    二旬后,朝廷派遣来问疾的使者,门下省给事中班宏,昂然步入成德军军府。

    中堂两边的廊下柱间,密密麻麻坐满了军镇的僚佐、营将,李惟岳没穿孝服,身后布满画屏,将前厅和后厅完全隔开,家奴王他奴坐在其后席位上,时不时对着李惟岳窃窃私语,遥控指挥。

    “奉天子诏令,前来问司空病恙,可否入后堂探视?”班宏坐定行礼。

    “万岁!”成德所有僚佐、军将哗哗地拜倒回礼。

    “家君病中,不喜见人。”王他奴一番低语后,前面的李惟岳便照着对方的指示解释道。

    班宏内心冷笑下,便高声说:“这个无妨,请于墙壁上凿一孔,由宏窥视即可,司空病情乃陛下牵挂万千之事,如此行见不到司空,便无法返京复命。”

    这下,整个中堂满是骚动不宁的交谈。

    席位上坐着的李惟岳耸耸眉毛,咕噜咽下口吐沫,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班宏。

    见李惟岳逡巡不安,又得张孝忠事前的密报,班宏心如明镜,厉声责问:“成德行军司马李惟岳,胆敢匿丧乎?”

    此话如惊雷般,这下不少还被欺瞒在鼓中的成德军将,无不骇然,难道司空已经薨去,而李惟岳却对上都天使隐瞒不报?

    李惟岳脸色苍白,急忙呼喊没有,家君在榻上好好的。

    “那便让宏一见!”班宏声色俱厉,身躯半起,追诘不休。

    成德军府孔目官胡震、郑诜匆匆端着大盘小箧走出来,跪在班宏的面前,在议论纷纷中低声央求:“请大夫方圆周全,留旌节于镇中,以安军心。”

    班宏揭开盘子上的绸布,内里倚叠的全是金银珠宝。

    这是很明显的行贿,目的就是叫他回去谎报成德军的情况,给李惟岳拖延时间,好沿袭他父亲的旌节。

    可班宏直接将绸布“刷”得重新覆上,断然拒绝贿赂,起身对着中堂内的所有人说到:“李宝臣薨,天子已知,尔等欺匿不报,等于是和李惟岳同谋,灭家之祸,诸位细细思量。”

    说完,班宏转身即离去。

    后楼庭院当中,李惟岳的牙兵们自各个角落飞奔而出,拔出白刃,绕着他围来堵去,不断诟骂恫吓着班宏。

    “鼠辈敢尔!”班宏怒目圆睁,厉声叱责,屋脊瓦当都颤抖起来。

    牙兵们遭到如此呵斥,吓得纷纷后退,班宏也不再回头,径自离去,回京复命。

    李惟岳脸色青一块白一块,瘫坐在席位上,手里抓起酒壶,咕噜咕噜连喝了好几口。

    中堂里的僚佐军将,也都大眼瞪小眼,“原来司空真的死了,看起来朝廷已决意不给行军司马旌节,成德军该何去何从?”

    王他奴则拍了几下巴掌,李惟岳身后的画屏挨段撤去,这时众人惊呼声:

    屏风后,早已坐着魏博和淄青两个方镇的使者,俯首对着李惟岳说到:“请司马尽快下决断,我等二道愿与司马结好,共抗朝廷。”

    李惟岳这时满脑子都是酒酣,他脑袋晃动着,用巴掌不断拍着地板,“如今该如何!”

    这时李惟岳的亲舅父谷从政开口说话:“我听说过,首当其冲这个道理。如今海内无事,天子聪明圣武,苍生莫不志向于太平。你若抗拒诏命,便是谋反,天子必让诸道发兵征讨,顺逆之势何人不知?此其一也。你父还活着的时候,杀了那么多成德大将,这些人的子弟都在军中,天兵一至,莫不复仇离反,军心不可用,此其二也;再者,幽州朱滔曾与先父结仇,天子一旦发兵,朱滔必自背后夹攻于我,此其三也。有此三者,抗命——必败无疑。”

    李惟岳气得口歪鼻斜,瞪着舅父,良久猛地挥了下手臂,声嘶力竭:“那依舅父的看法,成德军该怎么办?”

    “你可将军府大小事委以你兄李惟诚,与你弟李惟简一同入朝,如此虽失恒、冀旌节,但仍可得保高位、荣禄,效朱??、崔宁故事即可。”

    “一派胡言!”还没等舅父把话说完,李惟岳咆哮起来。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