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8.苦哉从军行
    夜晚归去,云韶将有点昏昏欲睡的夫君搂在怀中,摸摸他的发髻,又摸摸他的脸颊,似乎沾到了凉凉的泪水,便温婉地笑起来,“不是还有阿霓在你的身边吗?郎君百仞梯,妾身绵绵丝,哪有那么容易就登上去的,日子还很长很长呢。”

    回京之前,高岳骑着马,在阁川和百泉的八百顷屯田地,也是他的心血之处,绕了长长的一个大圈,沿路许多军卒都拥过来,孔目长孔目短,对他依依不舍,特别是史富,跪在孔目的马前,连问孔目为何要走,良原营田还做不做下去?离了孔目,我们怎么办呢!

    高岳喉头滚动几下,没有回答,狠狠地打了下马鞭,让韦驮天牵着坐骑向着东面离去,头也不回。

    马凹原的驿站当中,安西许多军将列坐在厅内,设下筵席,送别孔目官高岳。

    因还在为大行皇帝服丧末期,筵席并无酒,亦无肉,更无声乐,众人都披着缌麻,倒是食案上摆着有许多的面食麦饼。

    “高孔目,这是用百泉军屯新得的麦谷蒸出来的。”张羽飞和马?一语,顿时又让坐在席间的高岳伤感不已。

    他颤抖着用手摩挲了几下这新鲜的面饼,接着举起来,狠狠啃了几口,有点艰难地咽下,接着低下头,将手合拢,对着诸位军将团拜,各位急忙回礼。

    “高孔目安心,百泉那边的八百顷军屯我们必然留着,绝不荒废。”各位顿时安慰起高岳来。

    “感激不尽......如高三能在朝堂有所作为,早晚还要回安西行营来。”

    “高孔目保重!”各位纷纷劝勉道。

    这时,马?突然用苍凉的声调,高唱起《苦哉从军行》来:

    “苦哉远征人,飘飘穷西河,南陟五岭巅,北戍长城阿!”

    张羽飞也拍着食案,应和着接了下去:

    “溪谷深无底,崇山忧嵯峨,奋臂攀乔木,振迹涉流沙,隆暑固已惨,凉风严且苛,夏条焦鲜藻,寒冰结为波......”

    随后安西的诸将、军吏都唱起来:“胡马如云屯,越旗亦星罗,飞锋无绝影,鸣镝自相和,朝餐不免胄,夕息常负戈,苦哉远征人,抚心悲如何!”

    在送别的歌声当中,顺着陇山飘往东面的云,高岳怏怏地骑在马背上,向着浅水原的方向而去,离开了泾原军府......

    长安,我又回来了。

    盛夏的长安城,天街以东的万年县诸坊,是最适宜避暑的,那里多是达官贵人楼宇聚集的地方,争奇斗巧,竞相妍丽,屋檐飞扬,遮天干日,就算是托庇这些朱门甲第的阴凉下,也能安安逸逸地度过炎热的夏天。

    从荒残的泾州,来到京城长安,恍若两个世界般。

    知了趴在槐树上,发出绵长单调的叫声,升平坊御史中丞崔宽的宅院里,高岳的青衫上沾着汗渍牵着马,引着云韶的牛车,先来到此处。

    崔府的仆役顿时都围上来。

    “逸崧逸崧,别来无恙啊!”刚刚结束御史台视事的崔宽,坐在清凉通风的中堂,十分热情地接待了自泾州回来的这对年轻夫妻,他看到高岳有些黑了,但却结实机敏不少,看来边镇的风霜确实能锻炼人,而侄女儿阿霓却白皙依旧,好像太**本对她无计可施,“去年秋月,西蕃大举入侵泾州,?娘啊还担心你和云韶的安全呢。谁想,现在新皇刚刚践祚,就下敕书要你回京来入职宪台,当真是大欢乐之事。”

    “阿父,乱说什么......担心阿姊安康,想得个平安信而已。”屏风后云和转出,摇着纨扇,先是与阿姊互相笑笑,接着看了下姊夫,便安静坐在稍后的绮席上。

    崔宽见自己女儿,就摇摇头,说“你看逸崧、阿霓,多好的一对璧人,现在逸崧到宪台,以后还担心升迁的事吗?而?娘你呢,去年秋季来府邸行卷的年轻才俊不晓得有多少,可这小妮却没一个入眼的,真的是......”

    “那些人,不是腐酸不堪,就是大言无用。”云和别过脸,没好气地顶撞父亲。

    崔宽一看女儿这样,又焦急起来,刚要说什么,却被高岳趁机打断,“西蕃入青石岭那次确实凶险,不过泾原段节帅沉勇知兵,西蕃来势虽汹汹,但也只能铩羽而归——对了,敢问从父,您居宪台多年,那么我进去后,可有什么要留心的。”

    “留心的只有一句话,那就是得记住,少做少错,不做不错。那二朝堂间的匦函,里面塞多少上封都当看不见就行。”

    “阿父!”云和对父亲的这番话又气又羞,急忙嗔怪埋怨起来。

    崔中丞被女儿抢白顿,也只能咳嗽两声,敛容正色,对高岳解释起御史台的掌故来:“嗯,可以这么说吧......”

    接着二位男子在堂上说个不停,云和则与云韶姊妹俩,来到了厢房庭院当间,这对姊妹久别重逢,便摇着扇子在曲廊碧池间慢步,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阿姊你真厉害,居然会缝制衣物,还会亲手做膏环了?”

    “那是,在泾原一年我还会辨别五谷了。”云韶面带得意。

    “真好啊......对了,在姊夫走后,家仆在东市放生池坊间购得本奇书,看完后我在想......这书是不是姊夫写的呀?觉得文笔好是相似。”云和嘀嘀咕咕地问到。

    云韶浅笑下,没有否认的表示。

    “阿姊你可不晓得,这编都抢疯了,坊间很多行家都传言,这少陵笑笑生就是姊夫呢!这样想来就应合上了,人们为什么等不到第二编,还不是姊夫去了泾原行营?”

    说着说着,不自觉来到廊外树荫下,云和突然听到几声熟悉的犬吠,“是?けΓ ?br />
    果然树下,立着一身青衣的芝蕙,手里抱着正热得喘气的小?子。

    云和便连声唤?けΦ拿?郑?扇盟?栈鸬氖牵?庑—i子漠然地翻翻耷拉的眼角,只是扫了自己两眼,然后就亲昵继续呼哧呼哧,依偎在芝蕙的怀里。

    “死小?子,不愧是拂?狗,比中土狗还容易忘本。”云和大怒,接着见到把这小?子驯得服服帖帖的芝蕙,便悄然对阿姊说,“这个青衣小婢可不简单。”

    话音未了,门阍吏便走来,立在堂门帘前说外面有访客。

    崔宽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问名刺上是谁人。

    答曰:“荥阳郑?,希邀高郎君去都亭驿一叙。”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