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20.莲府座上客
    逸崧,你读那地理志,应该知道如今西蕃觊觎我唐京兆,只能走两条通道。”

    “诚然,西蕃累寇银、灵、盐等朔方军镇,是根本威胁不到京畿的;而寇剑南,也不过是癣疥之疾。现在心腹之患,在于已西蕃隔断陇西河西,可经由秦州之地,自高原凌驾关中,一鼓而下,直叩京西门户。”

    韦皋点点头,而后在马背上遥指长武城所居的泾水南岸高地,朗声说道:“西蕃而来的道路,大体不出三山二谷,二山乃陇山、?F山、子午岭;二谷乃陇山、?F山间的?F水河谷,南北走向;还有处为?F山何子午岭间的泾水河谷,东西走向;三山二谷纵横为十字形,而千阳、长武恰好就处于这纵横十字的两座门户锁钥,更是西蕃贼寇必经之地,如今原州、陇州已失,原本‘陇山如砥,隔阂华戎’的局面不复存在,所以当务之急为巩固泾州、长武、凤翔三地,以坚城阻绝西蕃于长武原、?F山之外,再出精锐奇兵抄略敌人后路,此乃百战百胜之策。”

    “而后再以关中、剑南的赋税财货壮大军队,徐徐光复千阳、原州,再图陇山,复通西域。以半月之势蹩住西蕃出入,长久以往西蕃必生内乱,那时候正是复仇雪耻之时。”高岳随后谈及长远的战略规划,赢得韦皋的交口称赞,二位年轻人虽然一个只是幕府孔目官,一个还是素衣白身,可望着西陲壮美的万千沟壑、奇峰峻岭,早已在心中立下宏伟的远图。

    长武城下,朔方军士兵操练声音震天动地,而在入城的道路两侧,则排满了站笼:触犯军纪的士兵将吏,全部被枷在其中,如今初夏季节,日头酷烈,又无饮水,哭号声不绝于耳,看得牛车里的云韶、玉箫心惊胆战,目不忍视。

    朔方精兵悍勇誉满天下,可先前郭子仪担当节度使时,以宽驭下,故而军纪欠缺,现在郭子仪便接受皇帝的建议,把军纪交给都虞侯李怀光负责,李怀光执法极为严酷,故而在长武城下出现这幕毫不稀奇。

    城中判官厅内,高郢听闻高岳来访,大喜过望,急忙出来迎接高岳夫妻,又见到韦皋夫妻,便问这位郎君是谁。

    高岳便呈上举荐韦皋的书信,高郢看了看,说原来是张荆南的高婿,但随后又面露难色,他悄声对高岳、韦皋直言:“并非说韦郎无才,可如今朔方危机四伏,韦郎不可立于危墙下......”又说长武城使、朔方都虞侯李怀光并不在城中,而是前往灵州去迎郭汾阳去了。

    听到这话,高岳很快想起之前拒吴星星婚时,郭子仪对他说过的那番言语——李怀光是个有野心的人,确实不能和他走得太近。

    “我写封书信给凤翔府,请求朱遂宁(朱??)征辟韦郎。”高郢表示还有补救的机会(高岳哑然,但也不好多说什么)。

    韦皋欣喜,急忙感谢高郢。而高郢也请求韦皋和妻子暂且住长武城中,他要尽待客之道,等到凤翔府那边有确切的消息传来,韦皋再上路不迟。

    接着高岳夫妇便向高郢、韦皋辞别,韦皋是千恩万谢,送过了长武城,又送过浅水原,一直送入到泾州境内的“薛举城”才停下脚步,云韶与玉箫也是依依难舍,临别时云韶又送了自己几件首饰给玉箫,“阿姊与韦郎君若去凤翔的话,可不比泾、?之地,那里人烟富庶,米布价贵,这些首饰就当是润家钱送给阿姊。”

    “阿霓随高三郎去泾州,也要保重身体,早点生下男女为好。”一句话说得云韶的耳轮又羞红起来。

    自薛举城往西十多里,就走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泾州治所安定县城。

    泾州,即是古时的安定郡,乃是出入京兆与西北的重镇,诸葛亮首次北伐,下陇右南安、天水、安定三郡,直逼长安,魏国震恐;后姚苌即占据此处起势,刘裕北伐收复长安城后,赫连勃勃则占安定郡,尽收岭北诸县,而后趁刘裕东还,南攻长安,自安定出发,如高屋建瓴。直到后世宋与西夏的连年战争中,西夏军每出横山,泾州“如其右臂”。

    先到州的段秀实,当即就在安定城的府衙内召开宴会,接待远道而来的孔目官高岳。

    高岳先将妻子奴婢安置在城外阿兰陀寺里,而后便前往赴宴。

    “请高孔目自东厢入!”府衙前,几名军卒毕恭毕敬地上前来迎接,随后引导高岳自府衙的东厢廊走入,因其为宾客专入之道。

    高岳穿过长廊,进入其中,按照事前和段秀实的约定,并不行拜礼,而是互行平交之礼,接着段秀实就热情招呼高岳入座。

    而后,泾原的诸位军将自西厢鱼贯而入,他们见到段秀实,莫不趋前行叩拜之礼,段秀实点到名,才敢回身各自入座。

    “看来这位段秀实着实有驾驭部下的才能,人都说整个天下方镇,以朔方、泾原最为骄横,可他们在这位的面前却不敢有丝毫造次。”

    段秀实是个清俭之人,高岳看到食案上都是些家常菜肴,和长安城里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风气相差极远,最贵的也就是白切羊肉。整个宴会也毫无声乐舞蹈,静默无声,倒像是军前会议。

    终于段秀实居于主人席,先向西侧席位上的军将们介绍了这位年轻人是咱们方镇新礼聘来的孔目官,此后孔目官有任何差遣决断,不可违背。

    军将们便齐齐抱拳,高呼“见过高孔目。”

    段秀实又向高岳介绍了这群泾原镇的军将——左厢都将刘文喜、右厢都将焦伯谌、衙前兵马使姚令言、刀斧将张羽飞、押衙马?等等。

    高岳急忙回礼,虽然当着段秀实的面不敢说什么,可他明显从这群大胡子兄贵的眼神里读出对自己的疑惑和不信任。

    毕竟这群人都是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怎么可能刚刚见面就对自己心悦诚服?其中张羽飞看看高岳的相貌,猛然觉得熟悉,“好像在治马镇西的丧事时,于扶风郡王府上见过这位......”

    下面段秀实便直接询问高岳了,这可不是当初在长安城怀贞坊草堂客客气气的时候:“敢问高正字,对我镇防秋可有什么高见?”

    瞬间所有军将的目光都投射到了高岳的身上。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