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7.书仪千字文
    话说着吴彩鸾就一脚,迅速将黄大娘的麦斗给踢到那边,而后便又准备从大娘手里夺来鸡卵。

    “哎呀,不是说好的价钱嘛?你帮我抄佛经,一卷合报酬六升麦,这两鸡卵是我额外给这年轻学士的,他在你这里临习(临摹学习楷书)辛苦啦。”黄大娘眼神看起来不好,絮絮叨叨着。

    高岳立刻明白,好你个吴彩鸾,表面上叫我抄录佛经,练习小楷,实则是把我当免费的劳力来赚街坊们的写经报酬啊!力我出,她却来领报酬,还用我的字来鱼目混珠,简直毫无职业道德。

    “黄大娘你看,这卷佛经抄的,校勘不精不说,书法还粗陋......”高岳便趁机将自己抄的佛经展开,横在黄大娘的眼前。

    “嗨嗨嗨!”吴彩鸾果然急了。

    “学士啊,老妇我不识字啊!”黄大娘凑着佛经痛苦地眨巴眼睛,看起来根本不认得其中半个字,更不要说辨别书法的优劣了。

    “停,高岳——那,那鸡卵就给你好了!”终于吴彩鸾因害怕露馅而妥协了。

    黄大娘离去后,吴彩鸾气得七窍生烟,指着他说,“高岳,你以为给你练楷书的纸张和墨,不需要一大笔钱啊?”

    “可你也不能堂而皇之地占有我的劳动成果。”高岳不依不饶。

    吴彩鸾惊讶而恼怒地张大嘴巴,下面便要给高岳再灌个大唐鸡汤,“你听过狄仁杰相国年轻时用针灸救人,却不愿接受报酬的事吗?你个堂堂太学生......”

    高岳急忙摇手,而后用手指塞住两边耳朵,意思就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吴彩鸾摊开双手,说算了算了,正规的抄经工作又不让你做,马上这六升麦子你想带回国子监便带回去。以后只有三种工作你帮我应付下,一是书仪,二是帮女施主抄零散佛经,三是街坊们借贷、结社等的契约文书,你干这三样足矣,还能替我回点纸墨本钱,顺便搞点鸡卵、麦谷、面饼来当食本。

    很明显,这三种事找上门的,都是不识字的,让高岳来应付,顺带练习楷书,是很正常的选择。

    总之遇到吴彩鸾这么个师父,只能靠自己野蛮生长了。

    见高岳没有断然否决,吴彩鸾的语气也松动了,“马上日近黄昏,就在写经坊吃吧,我顺便给你几样好东西。”

    临近申时终结,长安春季的阳光已很暖和地播洒在写经坊的小院当中,在小院靠外的一所小抱厦里,高岳站在门口,手里捧着黄大娘送的鸡卵——已被吴彩鸾蒸熟,敲开个小口,高岳就用小细勺子伸进去舀着吃。

    吴彩鸾拍拍巴掌,指着小抱厦里的书架,意思是好东西全在里面。

    接着她取出两本卷轴来,书目标签上一个写着《大唐吉凶书仪全鉴》,另外个则写着《智永禅师千字文》,交到高岳手里。

    “那个,王羲之的真迹早就被收罗到宫中去了,民间多习智永的千字文,你可以边看边练习;而这本大唐吉凶书仪全鉴可是真正的珍品,原本藏于官府和士大夫家中不外传的,是我机缘巧合下抄录珍藏起来的。”

    高岳接过来,只见厚厚的卷轴里插满了叶子(类似书签),数了数足有三十片,分别写着“年序凡例”、“节候赏物”、“诸色笺表”等,还有“四海吉书”、“妇人吉书”、“诸色祭文”等,“官场、家庭、友人、僧道、士庶的书仪无所不包,怎么样够意思吧?以后高郎君你一辈子都能用得上。”

    吴彩鸾说得其实没错,高岳这三十贯花的是值得的——所谓书仪,便是士子庶人、官府民间往来的书信规范,这些对于刚刚踏入大唐社会的高岳来说太重要了,正如吴彩鸾所言,能用得上一辈子。

    “多谢炼师!”高岳这才放下了鸡卵,喜笑颜开。

    吴彩鸾嗯了声,接着就带着狡黠的语气问,那炼师我要去抄胜业寺的经文,三种杂事高郎君愿不愿意替我去做呢?

    “当然愿意。”这下高岳答应得非常干脆,“只是不知道炼师可否能告诉晚生,何时这书法才能肄业呢?”

    吴彩鸾的表情变得严肃,她从书架上抽出卷抄录完毕的佛经来,一看是《妙本莲花经》,翻到了末题尾处,上面一行行写着人物的姓名,抄经人、装潢手、初校、再校、三校、详阅、监制诸人的名字清清楚楚写上其上,其中抄经人的名字赫然是“钟陵经生吴彩鸾”。

    “什么时候你的名字可以问心无愧地写于其上,便是郎君肄业之时。”

    很快,高岳就把吴彩鸾所赠的书仪发挥出了作用。

    这数日来,晚上他回国子监帮些女施主抄佛经,上午就对着《智永千字文》练习书法,下午就端坐在写经坊内院子里,要免费给街坊们写书仪,于是四周各坊的居民络绎不绝登门求助。

    “学士学士,我有个朋友从很远的地方来信,你帮我看看,顺带替我回个书仪问候。”胜业坊的徐老丈带来一筐胡麻饼。

    “没问题,现在是二月,唔......好叻!”说着,高岳抽出张纸来,很熟练地用铅石在其上打上了一行行“乌丝栏”,然后提起笔写起来:

    “吾友某某

    答书曰:

    岁暮将终,青阳应节,和风动纳,丽景光晖。加以翠柳舒鳞,低桃结绿,想俊遨游而缘地;从赏嘉宾,酌柱醑以申心,玩琴书而写志。每念披叙,聚会无因,谨遣数行,希垂一字。

    友徐七

    大历十二年二月望日”

    接下来是个戴着帷帽面纱的民妇,提来半篮鸡卵,说丈夫出门在外三年,先前给她来信,她不识字,请学士为她回信。

    “没问题!”高岳便再次提笔,写道“拜别之后,道路遥长,贱妾忧心,形容憔悴。当去之时,云不多日,谁想一别,春秋三载。翁婆年老,且得平安。家内大小,并得寻常......”

    “告诉我夫君,他去年还添了个丁,是男孩。”那妇人揭开面纱笑吟吟补充道。

    “好。”高岳不及多想,便准备补上些喜得贵子的吉利话在书仪之上,不过很快,“嗯?谁想一别,春秋三载”,然后怎么去年就“添丁”了......

    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胡乱凑上几句“夫君有梦,贱妾有应,前年坠盘,忽感而孕,落地成麟,千喜万幸”云云。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