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6.麻衣朱紫间
    虽然知道肯定下第,可高岳还是要来看看。

    钟鼓齐鸣,黄纸做的金榜,自南省都堂处,直送到南院来,而后在一片惊呼声中,自东墙外垣上抛下,展现在众人的眼前。

    “这是千佛经卷啊!”许多不第举子都跪下,隔着围篱,对着金榜顶礼膜拜。

    而更多的专门人士,则开始敲锣打鼓,把榜单上二十二名进士的名讳分别写在泥金帖子之上,开始往举子所居住的邸舍,乃至其遥远的家乡送去,这便是“泥金喜信”。

    安上门外车骑络绎如云,不久高岳听到有人高喊,“我们果然及第了!”

    一看,原来是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朱遂、王表和彼军等人,各个春风得意,他们的拥趸们喳喳叫嚷着,表示贺喜之意,王表在马背上挥手高呼到,“将泥金喜信用快马,日夜兼程,送到我岳丈的方镇那里去!自淄青来西都应举前我岳丈便说,若是小婿高中,得举办二十万钱的喜宴。”

    “喏!”众人领命,忙不迭地撒开脚丫,连滚带爬地去报喜了。

    而幽州节度使朱滔之子朱遂也不甘示弱,对身边的长随说,“直接在我报喜的黄花纸笺上贴上真的金子,直送幽州去,让家父知晓!”

    当即旁边的袁同直为了拍朱遂马屁,便高唱一联,“贺喜郎君,正所谓——一千里外,观上国之风光;十万军前,展长安之春色!”

    朱遂仰天大笑起来,说不出的快意,“潘礼侍这榜放的好哇,取得都是龙虎之英。”

    接着几人望见外垣大树下站立着的高岳,便又互相看看,哈哈笑起来,便准备策马前来嘲弄高岳。

    高岳扶住树干,刚准备狠狠反击这群纨绔子弟,那边却传来了叫声,“进士团来了!”

    接着锣鼓声震天动地,高岳只看到,王团团、杨妙儿、宋住住、苏五奴、楚娘等平康坊的男男女女,连带着长安城的许多无业游民,都聚集起来,举着横幅彩旗,捧着佛牙、菩萨、糕点、茶酒,吹吹打打,向着礼部南院涌来。

    而队伍里的王团团边喊着恭贺的口号,边对高岳使眼色——意思是你快走吧,免得被这群人纠缠。

    原来杨妙儿先前对他所说的进士团,便是每年放榜后,长安城内的娼妓、游民纠集起来,专门为新晋进士们操办各种拜谢、参谒和筵席活动的团体,类似于后世的“喜丧一条龙演出队”,杨妙儿等平康坊的自然要参与其中。

    趁着这个机会,高岳急忙自南院离去,一路跑到了安上门的沿衣木边,犹自叉着腰喘气。

    “高逸崧。”他接着听到这声音。

    安上门外角落里,这声音是站在那里的郑?喊出的,他立在那里,幞头和双肩上都落了不少雪,看来已是站在彼处很长时间,大概想进来看榜但又自矜,处在进退两难的地步。

    高岳看着他,突然觉得好笑,但没笑出口,因为他总觉得郑?一站在那,他就仿佛听到《一剪梅》的bgm。

    于是高岳向他拱手,问他随后准备如何。

    郑?看着天际铅灰色层叠起来的云彩,又恢复了倨傲,他对高岳说,“你怕是还要呆在国子监虚耗一年,而我则要去终南山,专心温课,备战来年。所以高逸崧,就此别过,希望来年你的诗赋学业能够有所长进。”

    高岳便提出建议,“终南山距离长安城不远,既然你在那里温课,不如干脆就和我们结成棚,你来当这个棚头。”

    似乎现在高岳对团结人手来“结棚”的事念念不忘。

    郑?恼怒起来,“结伴读书倒不是不可以,但结棚却是为了互相争斗、驰驱王府、喧哗贡举,这种事郑某不屑为,鸟兽不可与同群,就此别过。”

    接着郑?便转身踏步离去,高岳还待说些什么,他已经骑着那匹驴子,急匆匆往胜业坊方向去了。

    “孤傲什么?小布尔乔亚习气!”高岳愤愤地摆摆手。

    “经过这次,高郎君应该知道些许贡举的门道了吧?”

    这话又吓得高岳急忙回头。

    只见那老者捋着胡须,依旧那个浑脱帽,依旧那个旧大氅,不知何时也站在安上门边上,笑吟吟对自己说。

    “我有些彷徨,若我不进这个科举场,应该是有更广阔的天地等着我去闯荡的。”高岳而今的心情确实有些矛盾:

    他可以继续温习一年,备战大历十三年的贡举;

    他也可以放弃进士科,去考录取率更高的明经科;

    他还可以彻底摆脱太学生身份,去从事工商农等职业来养活自己。

    反正那个安娜现在连鬼影子都找不着,他只能入乡随俗,在大唐生活下去。

    那老者没有直接回答高岳的话,他缓缓走到了一棵大榆树之下,抬头望去,高岳也随着他望,只见树冠上冬天枯索的枝叶重新冒出绿色的芽来,其上的鸟儿们跃来跃去,发出清脆的叫声。

    “这树上的喜鹊,全都叫灵鹊,每年四面八方来的举子,很多人特意来此树下,用谷粮拜祭供养它们,希望放榜之日,这群灵鹊的鸣叫能给他们带来好运。所以灵鹊哪儿也不去,就在皇城门边的这棵树上呆着,衣食无忧,四季无虞,送走一茬茬,又迎来一拨拨。高郎君很奇怪吧,皇城这儿叫灵鹊,没人伤害它们,而民间各坊的喜鹊何止千万,却每日都要遭到弹丸罗网的威胁。鹊和鹊仅仅是因为栖息的树枝不同,命运却如此迥异。人也是这样啊!”

    高岳听到这老者的话,不由得皱起眉梢,也陷入思索。

    接着老者对着他竖起手指来,“高郎君,你现在身着麻衣,是士,将来朱紫金银,是仕。回答我,士和仕之间,差了个什么?”

    高岳立刻答道,“是个人。”

    “没错,就差个人,我想你在这一年当中能明白的。”那老者嘿嘿笑起来,接着踏着残雪,径自向安上门内走去,只留下榆树下独自站立的高岳。

    “差个人,应该指的是,事在人为。”高岳有所醒悟。

    接着他突然想起,自己和那侍女芝蕙还有“西市小海池”的约定呢!

    恰巧他也不想回国子监当中,太学馆里哀气沉沉:刘德室心如死灰,去忙乎张谭的丧事;卫次公心如刀绞,哀恸自己命运不济;杨曦依旧呆若木鸡,没日没夜呆在斗室里抄录佛经;其余诸位只会相对而坐,或向隅而泣。

    “事在人为——我倒想看看,那个愿花五百贯来买杯子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是个单纯的骗局也说不准。”高岳如此想着,开始沿着承天门横街,大步向西走去。

银河彩票登录首页平台